黑色金纹

我怎能如此爱你

[k新/快新]捕获

[K新/快新]捕获

cp:怪盗基德(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条漫改编,原条漫怪盗色气值爆棚_(:з)∠)_侦探有辣———————-—么可爱http://m.weibo.cn/6008259886/4019033306647653?lfid=2304135692718115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mid=4056176104126830&moduleID=feed&luicode=10000011&lcardid=&_status_id=4019033306647653&uicode=10000002
☆人物属于青山,ooc属于我
☆无授权,侵删
☆无逻辑的甜甜甜,通篇基德,心机有,黑羽快斗戏份较【zan】少【wu】。
☆鸡血产物,不好吃请理性指出,喷子ky退散







城市的夜晚总是压抑沉寂,漆黑的帷幕下不知多少魑魅魍魉蠢蠢欲动,几座高塔的尖顶将夜空撕裂成极突兀的几块,银星消失在裂口里。 

一抹莹白的柔软光辉却已一种近乎肆意的姿态浮现出来,四周团团黑云滚动,在深夜的镜头里被变形拉扯,几乎成为一块光斑。

出来了。

月亮,和月光下的那个人。



似是被刻意将灯泡功率换到最大的路灯和大片警车的红光晃到了眼睛,人群里黑衣的少年微笑着转过身,欣赏了片刻狂热的人群,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身形摇了摇,消失不见。

一刻钟后,东京博物馆顶楼,白衣的怪盗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点,向观众们点头致意。



将宝石顺手揣进怀中,魔术师站上天台,在仲夏燥热的风中,披风如鸟儿飞舞,猎猎作响,俯视着这座城市。

帷幕再度拉开,第二幕好戏刚刚上演。



天台传来略急的脚步声,怪盗转过身,

[好久不见啊,名,侦,探。]

陷阱打开,白色的猎人张开了罗网。 



厚重的铁门被打开,黑发的猎物登场。



基德跳下天台,肩上装点着月光。神秘的法师向王子伸出了手,就在快触碰到侦探颊侧被风吹乱的碎发那一刻,被狠狠拍开。


工藤新一几乎是从唇间挤出来了一句话,


[别、碰、我。]



一字一句,语调里带着一股压抑的冰冷。

怪盗讶异的收回了手,却上前一步,明澈的眼里坠着星光,就那样注视着侦探,关切的问,
[⋯⋯、发生了什么吗?]

工藤新一气急败坏般的移开了目光,[什么事都没有、你别再管我了。] 

怪盗逆着光,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工藤新一嘲弄的想。



怪盗基德的此次目标是有“香颜”之名的一块水晶石,已被主人有名的影星,同时也是有名的艳星柳湖妍子花重金聘请手工大师打造成了香瓶。对基德极为关注的柳湖收到预告函后的第一时间通知了警方,由于是这样有名的美人收到了预告函,警方这次几乎是调动了绝大部分警力,方案即使是工藤新一,一时竟都挑不出破绽。

可就在基德宣布的预告时间两个小时前,柳湖妍子找到警方,说要撤销此次委托,警方头疼至极,工藤新一想起那女人暧昧至极的话语和谈话间有意无意露出的脖颈上的红痕,便恼怒到了极点。

警方虽然勉强摆平了这个缠人的女人,却还是让怪盗基德不知从何渠道搞到了极为隐秘的计划图,一路长驱直入,又一次让中森警部大失颜面。

而前几次也是这样,怪盗基德最近似乎特别爱挑有名望的美人下手,次次的手的方法却都颇为神秘。



上来时风中若有若无清甜的果香味渐渐转成甜美的玫瑰香气,像位妩媚撩人的女士。

看着眼前无辜的怪盗,工藤新一双唇冰凉,心里有愤怒在噼啪燃烧。

   [每次、都沾染上不同的香水味,你别用那样的手碰我。]

怪盗回以真诚的微笑,[啊啊、这是被宝石主人身上的味道———]

谎言。

[嘴边还留有口红的印记。你嘴上说着喜欢我什么的、结果为了偷东西,你就会跟目标的主人上床么?]



毫无所察的猎物一步步靠近了罗网。


怪盗像第一次见面似的审视了他,脸上又挂起了一贯的poker face,不变的三分冷漠,三分狂妄,四分讥嘲。


[⋯⋯就算是][我和目标的主人上了床,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吗?]


工藤新一猛的抬眼,不可置信的直视着小偷,眼中翻腾着惊讶与苦涩。 

【啊啊 对了】


【我想看的就是那副表情】

猎物被猎人有意露出的猎枪惊吓,慌不择路,一步步跌跌撞撞跑近陷阱。



只差,只差一步。




猝不及防,工藤新一抬手突然拽上他的领带,把他拉得向前一步,两人间的最后距离消失了。

满意的感受着侦探柔软而甜美的触感,怪盗被单片镜遮挡的脸上嘴角牵拉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猎物落网了。





他们终于分开后,侦探天蓝色的眸中还带着氤氲的雾气,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就、静静地只注视我就好了⋯⋯]

怪盗愣住了,扑克脸上不变的弧度被拉成平直。他勾起一个无奈的笑容,
[如果、]他将侦探揽入怀中,玫瑰香气化为悠远檀香,

[这是你的愿望的话、我会替你达成。]












【呐,名侦探,我说谎了。染上目标主人的味道什么的。】
【其实每次来见你的时候,我都会认真的抹上女性香水。】
【就一点点,只有一点点,在你能够察觉的范围内。】

他将脸靠在恋人肩膀上,嘴角勾起愉悦的笑容。




【我终于、捕获你了。】







-end-











妈妈就是这个心机怪盗QAQ就是这个男人!!!!!!!!我爱他!!!! 
#交党费系列#
安心躺平_(:з)∠)_已经是条咸鱼了


一张通知

开学了QAQ大概碰不了手机,偶尔能用电脑,码字只能用手稿_(:з)∠)_
坑的问题abo会有的_(:з)∠)_寒假会把写的东西一口气传上来。

接受点梗,因为好长时间碰不到手机所以会有充足的时间构思然后手写(˘•ω•˘)

cp:

欧美圈:复联吃锤基,盾冬,贾尼。微冬寡/冬叉冬,性转接受基妹,吧唧性转不吃百合;DC吃超蝙(二/三代,二代偏多),绿红(halbarry),双蝙蝠(水仙)(通常为本蝙X贝蝙)。接受老爷,巴里性转;HP吃伏哈 ,GGAD,鹿犬,JPSS,微伏邓/Vall;叉汉子吃EC,狼队,微牌快/冰火。接受老万,小队,快银小天使性转。

其他:忘羡(魔道祖师),白黑(Code Geass)。性转不限。

脑洞如井喷,如果有时间摸手机的话会把存稿期码的字放上来的。(。•ˇ‸ˇ•。)

见谅。

【百日忘羡】Day5 重明


☆百日忘羡贺文√
☆一个甜甜的小甜饼√
☆假如他们在射日之征时候就搞在了一起√
☆梗来自微博√
☆排版丑狗血三俗文笔烂_(:з)∠)_
☆部分剧情严重OOC注意
☆深夜但是并没有福利 (ノ´▽`)ノ♪
☆既然前几天辣么多车那我就做一股清流好了XD




岐山脚下,温氏分家。

本应到了七月流火的时节,酷热却迟迟不肯退去,讨伐温氏的大军已经拔掉了温氏的爪牙,那些本就是因为趋炎附势才攀附温家,毫无忠心可言的家族一击即溃,反倒是某些温若寒的死忠家族执着的看不清局势,依然在负隅顽抗。


魏无羡烦躁的随便拢了拢额前几缕碎散的长发, 发丝被汗打湿,又被太阳炙烤,湿答答粘在脸上。几声蝉鸣驱不走恼人的热夏,也驱不走拢在这之仿若无坚不摧的军队头顶的阴霾。
明日,这支大军就将发起最后的总攻,攻上岐山。他们面对的将是整个温家几乎全部的精锐力量,以及温若寒——那个暴戾、残酷,实力却毋庸置疑的温氏家主。


魏无羡沉下心,不去听那些修士们的闲言碎语,安抚下因自己心神难定而躁动不安的群鬼,快步穿过外部修士的住所,直奔里宅议会厅而去。
他踏进门,正好听到蓝曦臣在拿着一副不知来自于何处的地形图对众人讲些什么,他环视四周,见众人几乎尽数到达,连有时战场上都难得一见的聂明玦都已到来,心里对这次会议的内容已隐隐明白。


魏无羡一进门,屋内本就凝结压抑的气氛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冷,江澄直接不客气的呼喊道:“魏婴,赶紧把你的这些什么阴煞厉鬼赶出去,冷死人了。”
魏无羡也不生气,笑眯眯道:“夏天阴凉些多好啊,再说,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跟我可没关系。”
话虽这么说着,他却伸手在空中掐了个决,空气里的窒息感一下子被驱散,蓝曦臣微笑着接了话,气氛这才慢慢升温。
蓝曦臣交代完了岐山的上山路径,护山阵法,人手情况等事,面色也不如以往温润如玉。
他站在桌旁,低垂着头,看不清面色,对众人说,“各位,此明日之战生死攸关,但我们赢面并非不大。阁下们,先请回吧。”

和蓝曦臣道了别,大小家主们都陆陆续续的走了,魏无羡心下觉出不对,一把拽住江澄,全然不顾身后人诡异的眼光,直接问道:“敢问泽芜君,此次我们到底有几成把握能赢,倒还请泽芜君明示。”
蓝曦臣一愣,苦笑一声:“魏公子,江宗主,实不相瞒,这次⋯⋯恐怕胜算只有二成。”
魏无羡却还是笑着的,仿佛明天那个极有可能死在战场上的人不是他一样,“这样啊⋯⋯多谢泽芜君告知,魏某先告辞了。”

一个人踏着月色走出房门,魏无羡嘴里随意叼了节草茎,吹了首小曲,散散慢慢的走进房门,却发现里面有位客人。
“哟,含光君,稀客呀,今日怎有闲心来我这寒舍拜访了?”
“今⋯⋯有一事相告。”
“哎?堂堂含光君找我有事?”

魏无羡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看着他。

“何事,蓝二公子不妨说来听听。”

“魏婴⋯⋯”

借着月光,魏无羡看蓝忘机神色不明,未来得及接话,就听他道:
“我心悦于你。”
“哦⋯⋯⋯什么?!” 

魏无羡吓得一个激灵,手一抖,茶全撒在了衣服上。


蓝忘机似乎又坚定了什么,借着朦胧的月华,他望着眼前人的眼睛,眼里晦暗不明。
“我心悦于你,魏婴。”
魏无羡觉得自己可能哪里出了毛病,耳朵或者脑子。他擦了擦身上的茶,站起来拍拍蓝湛的肩,面上一派镇定,心里狂风骤雨:



“卧槽卧槽蓝湛喜欢我那个万年冰山喜欢我我有病还是他有病一定是他有病哦不他一定是喝多了耍酒疯他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听见对就这样等等等等他脸红了━Σ(゚Д゚|||)━”

其实这是Lo主_(:з)∠)_



“⋯⋯含光君”他艰难的组织着语言,“你⋯⋯嗯⋯⋯大概是中了什么邪祟,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他不敢去看蓝忘机的表情,不敢看他是用什么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甚至不敢去想象,逃一般的回了房。

魏无羡整夜思绪纷乱的几乎崩溃,直到第二天上了战场。

他机械的吹着陈情,重复着同一首曲子,看着那些受他所召的魑魅魍魉灭杀周围的温家修士,座下无数鬼怪飞出,魏无羡的视野渐渐漫上一片血红,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慢慢抽离,他看着聂明玦被温若寒踩在脚下,看着他们用千万修士的血肉堆积起来的优势渐渐覆灭,眼里画面如同走马灯般闪过。
他这才反应过来:哦,我好像要死了。


走马灯不断转动,一幕幕画面回放:幼年时的一个腐烂的果子,树下温柔的师姐,小小的、眼眶通红的江澄,求学时的一群少年,水行渊救苏涉,玄武洞的一首曲子,莲花坞的大火,温氏姐弟,乱葬岗的三个月,还有昨夜月下,眼睛里满满的只有他的蓝忘机,蓝忘机,蓝忘机,蓝忘机,蓝忘机⋯⋯
他一下子明白了昨夜困扰他的是什么,他在心里大骂,魏无羡,魏婴你个傻逼,喜欢人家那么久你都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小姑娘喜欢的你呢⋯⋯⋯⋯⋯⋯⋯⋯
魏无羡眼前一瞬全部漆黑,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秒,他迷迷糊糊的想,老子要是能活着回去,第一件事就给蓝湛表白⋯⋯

他在一个怀里醒来,脸前有什么东西在晃⋯⋯不对!他一个激灵坐起来,发现自己倚在蓝湛的怀里,周围还是那个战场,却是已经厮杀完的场景。
“温若寒呢?”
“死了。”
“谁杀了他?”
“⋯⋯”
哦对,重要的不是这个。
魏无羡一抬手,便直接扯下了蓝忘机的抹额,不理会蓝忘机眼中的惊怒色,说道:
“蓝湛,跟我回家见师姐吧。”
蓝忘机皱起眉,不解的望着他,魏无羡却已经问道,“蓝湛,你是不是还心悦于我。”
蓝忘机看着他的眼睛,极慢极慢的点了点头。
魏无羡满意的笑了“这不就对了吗,我也心悦你啊。”
蓝忘机毫无反应,只是怔怔的望着他,魏无羡拉过他的头,二人额头相抵,魏无羡又笑道:
“蓝二公子莫不是傻了,我说,我也心悦你啊。” 

说完,魏无羡不管不顾的直接躺到了蓝忘机腿上。
“那我再说一遍。”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躺在他怀里,眼里好像有星星似的魏无羡,忽的牵起嘴角,俯下身,在那人唇边烙下一吻。

我的世界里黑暗退去,光明如潮水涌来,你就是唯一的永恒星辰。

也许有后续啊(ノ ̄▽ ̄)本文最大的ooc就是汪叽_(:з)∠)_后续(如果有)的话尽量圆回来吧(;OдO)
好草率的XD想上车往下翻


























然而并没有Σ(゚ω゚;≡⊃

关于古代abo称呼设定等问题

关于古代abo称呼设定等问题

一、性征篇:

1、称呼:alpha=乾离
beta=和元
omega=坤洚

2、特殊设定:坤洚有固定【潮期】,每年2~4次,具体细节因人而异,【一般】不会根据外力因素变化。
乾离潮期不固定,通常被动发情。每个人有不同的【信引】,信引味道通常根据属性会给人感觉不同。

3、信引由腺体发出,信引位置一般在眉间/后颈/腕侧/耳后等,近亲的腺体位置通常一致。
乾离与坤洚信引味道较浓,腺体较为明显。和元腺体不发达,自身信引气味极淡,对周围人的气味反应也较小。
4、信引属性可以后天暂时改变或遮掩,【如一名坤洚,信引气味不变,但通过某种东西可以暂时让人认为此人为乾离或和元】但信引气味一般会根据性格、生活环境在第二性征觉醒之前定型,除非主观情感或心境发生极大的改变,否则无法通过特殊手段遮掩。

5、第二性征是十分隐私的东西,在15~18岁之间觉醒。
一般人终其一生只有父母、亲密的朋友与另一半知道,所以询问对方的第二性征一般表示恶意羞辱或想和对方开展一段超友谊关系。

6、同性双方容易相斥。


二、抑制篇:

1、非潮期的坤洚可以通过服下【隐息丹】或佩戴含有符文的饰品来防止气息外泄。
前者较为稀有,一般市面流通的只有时间短、副作用高的次品,副作用为性格暴躁或敏感多疑,在潮期尤为明显。
后者相对普遍,但乾离近身或肢体触碰时,如果情绪不稳,则容易导致气息外泄。潮期坤洚服用上品隐息丹会导致昏迷,需配合符文防护使用。


三、契合度篇:


1、契合度只对于乾离和坤洚双方产生作用,不包括和元。
契合度高的双方具体表现为对于对方易产生好感,容易被触发潮期,受孕率高,潮期一发中【划掉】等。
契合度除契约双方外不可检验,具体方法为当契合度极高的两人性征全部觉醒、坤洚经历过三次及以上的潮期时,坤洚的下一次潮期将会是在与乾离交换信引后,且彼此将可以感觉到。
一名坤绛较容易与多名乾离产生高契合度,乾离则相反。

四、标记篇:


1、一名乾离可以标记多名契合度低的坤洚,但一名坤洚不论契合度只能被/把一名乾离标记(留下信引)但当二人契合度极高是,将只能一对一标记,双方契合度越高,标记越不能解除。
2、标记方法:
乾离→坤洚:
(1)咬破腺体,注入信引永久标记。
(2)潮期成结,永久标记。
(3)交换信引,暂时/隐性标记。
坤洚→乾离:
(1)咬破腺体,注入信引永久标记。
(2)交换信引,暂时/隐性标记
(3)精神标记(用于契合度高双方)
乾离⇆坤洚
(1)相互打上精神标记(永久)
(2)彼此交换信引(宣示性标记)
(3)一方成结,另一方精神标记。


想写古风abo的小伙伴拿去用,正文还在码_(:з)∠)_
抱图/设定随意请说明(つ∀`*)
占个魔道tag见谅QAQ

脑洞篇走这里http://1971265434.lofter.com/post/1e09775f_ba10b33

一个【难产的】忘羡脑洞

魔道祖师abo,中/短篇。蠢lo主吃的是最传统的AxO向注意。cp见tag,全员HE。大概是接射日之征时期魏无羡杀温兆归来,依然是夷陵老祖黑化羡【因为我对老祖羡爱的深沉】中途会跳时间线。
(伪)雷点:WiFi会黑化的【与少年羡和莫玄羽羡比】相对严重,作者在努力的把不夜天和穷奇道都写的洗白些QAQ,师姐姐夫都把便当给我吐出来(╯°Д°)╯︵ /(.□ . )
【高亮】但是WiFi这边的情况不会比原著好,还是会进入被追杀→蓝二哥哥以身相护→开车【你们什么都没看见】→三十道戒鞭的剧情,【这只是一个开山洞车的理由】【HE !HE !H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自行脑补邪肆妖艳【划】老祖羡。
【真】雷点:可能内含生子【abo的意义啊_(:з)∠)_】,大量云梦双杰友情向。
ps:Alpha汪叽XOmega羡羡
Alpha姐夫XBeta师姐
【大概】:Alpha思追XOmega金凌
其他:【因为没有男票加上一堆死给天天秀秀秀脾气暴躁的】Omega澄妹,【身世悲惨的起点流男(女?)主】Omega瑶瑶,Beta聂二,Alpha聂大,Alpha蓝大【没!有!曦!澄!】,Beta温宁小天使,Alpha温情姐姐。其他想到再补啦(ノ ̄▽ ̄)
【如果你发现明明是最稀有的A/O比B多好多好多就是我实在想不起来别的可能了阿鲁】
【其实澄妹本来是alpha的可是我们是双杰友情向_(:з)∠)_】
PS:因为前世就HE了所以不会有玄羽羡出场哦(ノ ̄▽ ̄)